“00后”C位出道!大学准备好接招了吗?


不同年代、不同性别、不同家庭背景、不同生源地、不同年级的大学生,面临着不同的校园学习及生活问题。当“00后”来袭,高校关注学生群体的特征和成长问题,能让培养更有成效。不同年代、不同性别、不同家庭背景、不同生源地、不同年级的大学生,面临着不同的校园学习及生活问题。当下,出生于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和21世纪初的一代人,已经陆续进入大学校园。2018年是00后成年的一年,随着新千年一代大学生(00后大学生)步入象牙塔,这一现实境况向所有教育者提出了一个问题:大学校园准备好接纳00后大学生了吗?链接:腾讯社交洞察、腾讯用户研究与体验设计部(CDC)基于超1.5万份调查问卷的数据分析,从00后所处的经济、社会背景出发,于2018年5月底发布了《00后研究报告》。这份报告显示:●移动互联网和内容大爆发:00后中学时是手机上网时代;众多社交平台在这段时间出现,比起90后所在的PC时代,00后上网时间更多,接触到的内容更丰富。●早早地认知自我:66%的00后表示“有很多决定都是我自己做的”;而且他们高效地尝试多种兴趣,能早早地认定自身所长。●积极获取资源来发展自己的领域:73%的00后表示“我会主动地获取资源来发展自己感兴趣的领域”。●习惯表达想法:53%的00后表示“我在长辈面前勇于发表自己的想法”;45%的00后表示“我会针对社会和国家发生的大事表达自己的意见”。●渴求对同辈的归属感:75%的00后表示“我希望能够有更多的时间跟同伴在一起”。●尊重他人的不同:66%的00后表示“当我看到朋友的观点和自己的不一样时,第一行为反应是表示理解”。●产生形象管理意识:69%的00后表示“我会在不同人面前展现不一样的自己”。●愿意为自己的兴趣付费:62%的00后表示“我会在自己感兴趣的领域投入很多时间和金钱”。为新千年一代大学生“画像”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的史蒂文·明茨教授基于多年的观察,总结了以下几点他认为高等教育机构及教师需要了解的新千年一代大学生身上的明显特征:1.面临越来越大的就业压力。最近几年,受全球经济环境的影响,大学生面临的就业压力越来越大,即使是名校大学生也不例外。在明茨教授看来,如果高等教育界不考虑这一现实所带来的影响,显然是不明智的。大学需要设计一套能满足学生职业发展需求的培养方案,考虑学生所学的职业技能和学术知识之间的相关性,为学生提供更加多样的职业选择,在平时教学中多增加一些实操案例和实习实践的机会。2.丰富、忙碌的生活等着他们。明茨教授表示,不论新千年一代大学生是否会将自己的学习带到课堂外的家庭、生活或社交活动中去,至少从目前来看,他们未来的个人学习与生活都会非常忙碌。大学面临的巨大挑战是能否设计出可以适应新千年一代大学生时间压力的培养计划。在线同步课程、混合课堂、现场体验课程、周末和寒暑假特别课程等都是大学满足新千年一代大学生多元化学习需求可以尝试的方式。3.多元化的校园生活能丰富学生的体验,但也带来严峻挑战。今日之校园,与以往任何时候相比,都更加多元化。这也说明随着新千年一代大学生进入象牙塔求学,这些学生的学业水平呈现出更不均衡的特征。明茨教授提醒高等教育机构注意,对学生而言,多元化意味着他们会遇到更多不同以往的事情,不同学生的态度、行为、自我展现的方式以及观点的表达都会多元化。对教师而言,在备课时,他们要准备好如若课堂上出现争议性话题或敏感性话题时的处理预案;对于高校管理者而言,比如学生事务办公室,需要确保来自低收入家庭大学生、家庭第一代大学生顺利融入校园,对学校产生认同感、归属感。4.与往届学生相比,这一代学生更倾向于表达自己的情绪,比如低落、焦虑、孤独和苦恼。很多新千年一代大学生坦言,自己面临的头等问题就是心理健康问题。明茨教授说,他在今年看到一份报告,发现超过70%的受访在校大学生认为焦虑和压抑是他们的头等健康问题。这并不是说社会中患有心理健康问题的年轻人有所增加,而是造成上述局面的原因,可能是年轻一代大学生对于心理健康这个词不会像前辈那么忌讳、避讳。新千年一代大学生更愿意承认自己患有学习障碍或抑郁、焦虑等心理健康问题。但这并非意味着相对往届学生,教师在教学中就一定会遇到更多愿意提及心理健康问题的学生,也不用担心一定要想到很好的处置办法才能站稳讲台。如何给新千年一代大学生上课每代人身上都具有独特的社会烙印,新千年一代大学生也不例外。明茨教授在上文中已指出,这一代大学生受移动互联网与社交媒体影响更大,他们在态度、行为和沟通方式上的转变,已经对大学课堂产生直接的、越来越大的影响。尤其是面对被大众认为是“电子产品一代”、热衷于与电子产品相关的游戏和娱乐、喜欢通过电子产品进行网络社交的新千年一代大学生,高等教育咨询师埃里克·斯托勒认为:“大学管理者如果能理解网络数字化参与和学生体验之间的关系,将为校园巨变做好准备。”对于直接面对学生的教师而言,该观点同样适用。教师想要和新千年一代大学生打成一片,必须知道这一代大学生的不同之处——对沉浸式学习和以网络技术为手段的学习更感兴趣,不愿意接受以教师为中心的教学模式和被动的学习方式,并能够根据这一代大学生的特征和喜好调整教学。注:沉浸式学习,是指通过虚拟现实技术为学习者提供一个接近真实的学习环境,借助虚拟学习环境,学习者通过高度参与互动、演练而提升技能。例如3D虚拟环境下的操作训练、游戏化学习等。“新千年一代大学生和数字技术之间的关系更具有创造性,教师在教学中不妨充分利用他们的这一显著特征。”瑞尔森大学专业咨询委员会成员、新闻记者飞利浦·普列维尔表示。当授课教师面对新千年一代大学生,该如何给他们上课,需作出哪些方面的教学调整呢?对此普列维尔给出了以下几点建议:◆积极接纳智能移动设备。不论是高中时期的小组讨论,还是作业,甚至是小组讨论中的协调与沟通,这一代大学生都是通过智能手机或电脑完成的。他们只需要坐在自己家的书桌旁,就能和小组成员充分沟通。对于这一代大学生而言,他们的学习资源更多来源于网络和网络聊天室、讨论小组,而不是图书馆或者咖啡馆之类的场所。数字技术俨然成为他们的学习基础,教师的课堂当然也应该接纳数字技术,使其成为课堂教与学的工具。◆个性化教学方案。个性化学习并不是说需要给每个学生设计一套个性化的学习方案。其主要意义是通过评估一群学生的学习进度,然后针对其进度调整学习方案。特别是通过数字化平台或系统收集的评估数据及分析结果,是教师理解学生群体课程学习效果的极佳工具。通过相关数据的分析结果,教师可清楚地知晓学生不甚理解的知识点,可以在课堂上深入讨论一些学生比较感兴趣的话题。◆网上办公。一些视频聊天软件是可以多人同时在线聊天的,并能截屏分享,这些功能有助于参与者展示其想要表达的概念或工作。这样教师就可以在网上办公,随时随地接受学生关于学业上的提问。不知老师们是否发现,白天学生都忙于上课、社交,难以有时间深度思考,晚上8点到10点是他们最喜欢提问的时间段。◆采用数字形式布置作业。由于新千年一代大学生更熟悉各类网络平台,因此教师不妨让学生充分发挥这一优势,借助一些网络平台来撰写报告,不论报告是以文字形式还是视频形式展示,要鼓励、引导学生发给其他同学或其他人评阅。尤其是一些并非仅供教师评阅的作业,这种网络方式可以让学生更有动机和兴趣去准备这份特别的报告,有利于形成学生之间的同行学习和评阅的氛围。链接:麦可思“教学质量管理平台”将过程性评价与结果性评价相结合,为学校构建起全过程的教学质量评价体系。每学期末,学校可通过平台开展学生评价课程、教师自评和教师评学。在整个教学过程中,授课教师可通过开展随堂评价了解学生的反馈,即评即改。学生也可以主动向授课教师或者更高一级的教学管理员反馈,推动教学改进。督导、专家、同行教师也可以在整个教学过程中通过听课评价,给予授课教师更专业的改进建议。此外,每学期末平台可自动生成学期评教数据报告和教师个人评价报告,供学校及时掌握全校教学评价情况,也供授课教师了解自己的优势和不足,进行改进。对新千年一代大学生的深远影响谈到教师的课堂教学,还有不少教育者提醒高等教育机构注意,可以改变教室的布局,方便学生参与课堂社交。因为传统教室的布局——课桌成排摆放,所有学生面向黑板,是为了让学生将注意力集中到教师身上,也便于教师在上课期间注意到学生的一举一动。但是对于新千年一代大学生来说,这种传统的、过于形式化的桌椅摆放方式已经不奏效了,无法吸引学生的注意力。一些研究也指出,课堂上的新千年一代大学生更需要社交刺激。因为在当前互联网技术应用广泛的社会环境中,新千年一代大学生尤其热衷于通过网络社交平台进行线上交流,他们需要学习如何与同学、老师进行面对面的高效交流。教师要学会对学生的学习社交释然,摒弃长期以来形成的学生不应在课堂上大声说话或不应被课堂中的社交关系而分散注意力的观点。对教师来说,在课堂上为学生提供更多的学习社交机会,例如小组讨论、课堂学习资料共享、板书演示等,是打破传统教学模式迈出的勇敢一步。面对越来越激烈的就业市场,当新千年一代大学生进入职场,用人单位更看重的是他们的专业技能而非学历,用人单位想要应聘者具备更强的专业技能,更好地胜任其岗位。因此具体到课堂教学内容,则需教师依据就业市场的现实情况,重视学生相关技能的培养,调动学生的学习积极性,引导学生深度思考所学知识对未来工作的帮助,制定适合学生的职业规划,让他们根据个人职业规划选择未来的人生之路。数据链接:麦可思对中国2018届大学毕业生进行研究,结果发现,2018届本科毕业生认为母校的教学最需要改进的地方为“实习和实践环节”(62%),其次为“学生学习兴趣”(45%)。主要参考文献:[1] Sieva Kozinsky. “How Generation Z Is Shaping The Change In Education.” Forbes, 2019.[2] Philip Preville.”How to Teach Generation Z in the Classroom.” Top Hat, 16 Oct. 2018.[3] Alexandra Levit. “The Future of Education According to Generation Z.” TIME, 6 Apr. 2015.声明: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请联系麦可思研究编辑部(微信搜索18602824882)作者 | 麦可思 王慧编辑 | 麦可思研究美术编辑 | 何亭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