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从文说话带有浓重的口音,许多学生听不懂,但他理解并成为一代作家。

沈从文成为中国著名作家时,汪曾祺是江阴一所中学的高二学生。

那一年,日本人占领了江南,投靠家人的汪曾祺只带了两本课外书籍,其中一本是《沈从文小说选》。

在避难的六个月里,汪曾祺一遍又一遍地读了这部小说,一边读一边默默地对自己说,我必须被西南联合大学录取,成为沈从文的学生。

1939年,19岁的汪曾祺如愿以偿,被西南联合大学录取。他选修了沈从文的所有课程。

沈从文来自湖南凤凰县。湘西口音很重。许多学生听不懂他的讲座。汪曾祺不仅能理解沈从文的演讲,还能从中理解其精髓。

沈从文也特别喜欢汪曾祺。他不仅更加关注自己的生活,还对每个人说:“联合国大会产生了许多新作家,包括汪曾祺,他们将在未来取得巨大成就。

“四年的求学生涯,让沈从文和汪曾祺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1943年,汪曾祺因两门课程不及格而退出西南联合大学。

汪曾祺没有想到的是,虽然他在文学上是个小名人,也从沈从文那里学习过,但他的求职却一个接一个地碰壁。当他穷困潦倒的时候,他曾经有过自杀的想法。

沈从文得知此事后,写信大骂:“因为暂时的困难而想自杀是没有用的。

你手里拿着一支钢笔。你在害怕什么?”信寄出后,沈从文感到有些不安,又给他的好朋友写了一封信,要求他找一份图书管理员的工作,帮助汪曾祺度过一生中最困难的时期。

1958年,时任民间文学编辑的汪曾祺(Wang Zengqi)不仅被撤职,还因为在一篇文章中提出不同意见,被降职至三级,调到河北张家口农业科学研究所进行改造。

在改革时期,汪曾祺的情绪很低落,他也在犹豫是否应该坚持写作。

沈从文知道后,写了一篇长篇文章,鼓励他不管疾病如何都要走出困境:“一个人的成熟取决于不同的天气,雨雪天气来照顾他的生活…他热情而简单地接受生活中的一切…如果你有机会写作,你不妨把它写下来。如果你干得好,以后人们会感谢你……”沈从文的安慰极大地安慰了逆境中的汪曾祺。

1962年,汪曾祺从张家口调回北京担任北京京剧团编剧,沈从文很高兴,但高兴之余又为他打抱不平:“汪曾祺太老实了,曾在‘语言艺术大师’老舍手下工作数年,长处却从未被大师发现过,现在快40岁了,其同学已是北大老教授、科学院老研究员,他才开始被发现。1962年,汪曾祺从张家口回到北京,为北京京剧团担任编剧。沈从文很高兴,但当他高兴的时候,他感到委屈:“汪曾祺太诚实了。他在老舍手下工作了几年,老舍是“语言艺术大师”,但他的长处从未被大师发现。现在他快40岁了。他的同学是北京大学的老教授和科学院的老研究员。直到那时,他才开始被发现。

沈从文也责怪自己,说他总是为汪曾祺感到难过,因为他喜欢自己的作品。

在沈从文的影响下,汪曾祺努力写作,成为北京学派作家的最后后裔,被称为“中国最后的士大夫”。

然而,不管汪曾祺取得了什么样的成就,他都为自己是沈从文的学生而自豪:“沈先生非常钦佩我。我不仅是他的弟子,也是一个骄傲的弟子。

“1988年,沈从文去世,汪曾祺伤心了很久。直到他去世,他才想起沈从文:“我梦见沈先生还是老样子,瘦瘦的,穿着灰色长袍,走得很快,很匆忙,带着一叠书,深情、温柔、执着。

“可见,两人之间的感情不仅仅是师生关系,更像是知心朋友,相互理解,相互支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