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风范》韩信×大乔,我以为你再也不想见我了!

在接下来的一段《范国辉》中,韩信x大乔,你还像以前一样爱你的妾吗?作者:十年来,我对他家的长腿叔叔(腿部妈妈)第一次拍摄APP是错误的。

将来,我不想再犯错了。她真的错了十年吗?也许她的心像一片荒地,一切都很困难….大乔和韩信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21号“皇帝,皇后…米月小姐晕倒在长长的绿色大厅里。

”夏公公终于冲进皇帝的宫殿,看着韩信正在标记皇位,声音不知不觉小了许多。

韩信没有抬起头,只是轻轻挑了挑眉毛。

若是放在以前,他定是急得不行。如果放在过去,他会非常焦虑。

“过去找不到太多的解药来看,等她身体养好了再搬去地狱吧。

”“是的。

”韩信拿起笔,抬头看着夏公公,淡淡道。

“我计划一个遗嘱,你去传一会旨。

“—————————————————————————————————————————————————————————————————————————————————————

她的心情,现在总是无法平静下来。

“娘娘,你坐在风口上,当心感冒。

”贞姬站在一旁,伸手拉住她的胳膊,忧心忡忡,“咪帮你进去。

”大乔眼睛没眨,坐在那里,冷漠的眼神平静得像不属于这个世界。

“宓,你看,海棠真好。

”贞姬眉头微微一动,知道她现在不开心,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句话,不能让她的心情更加恼火。

所以她只给出了一个肤浅的回答,又平静了下来。

大乔盯着那棵树,脸颊轻轻地贴在柱廊上。

“我为他做了很多事情,但最终发现不管我做了多少,还是安静下来,更舒服地欣赏花朵为好。

”贞吉愣了一下,抬起眼睛,仔细看着她。

“宓听说了,皇后…宓月被废黜,降职到庶人,被置于地狱边缘,现在皇帝召见你过去?

”大乔脸上的表情没有波动太大,她的眼睛仍然望着那棵海棠树,连睫毛都没有动,似乎被糜月废黜是理所当然的事。

“害人最终害自己,她被免职是她自己的错。

只是她这样计算我,忽略了一个大漏洞。

“什么?”大乔笑了笑,“宫里只有我和她两个妃子,能伤害我的只有她。

她想摆脱我,太急于忽视这一点。

”她站起来,慢慢地把手举在贞吉的胳膊上。

“走吧,我去见皇帝。

“—————————————————————————————————————————————————————————————————————————————————————————————————————

她在庙门口看见公公在看守,一副已经等了她很久的样子,于是加快了脚步走了过去。

“请麻烦我岳父帮我传下去好吗?”“奴才正要祝贺娘娘一会儿,不想娘娘先来了。

”夏公公恭敬地行屈膝礼,如洪钟,“奴才恭喜娘娘,皇上有令,晋皇妃为皇后,迁到中华宫,秦此。

”大乔一愣,白皙的脸上并没有笑容。

夏公公以为她喜出望外,便为她推开皇宫大门鞠躬。

“娘娘,进去吧,皇上在等你。

”厚厚的门被推开,大乔木然半天才点了一下头,提着裙子跨过门槛,进了寺庙,夏公公在她身后慢慢关上了门。

韩信放下王座,很高兴看到她走过来,连忙站起来迎了上去。

“别敬礼,快坐下。

”大乔正要低头行礼,听到他这句话后又站直了,只眼睛一亮。

“皇上您安。

”“我想,那天晚上之后,你已经不想再见到我了。

”韩信带着淡淡的微笑看着她,伸手想扶住她,但他的手碰到了一个空。

大乔后退了一步,脸色苍白而平静。

“臣妾来只是因为皇帝召见,现在有一件事。

”这么冷的声音,韩信还是第一次在她这里听到。

“这是什么?”大乔抬起眼睛看着他,眼神清澈而倔强。

“男女仆人不想当女王。

”韩信怔怔地看着她良久,哑然失笑。

“莹儿,这是我给你的补偿,现在在我心里,只有你能负担得起女王。

”她固执地站在那里,没有说话。

他感到心里一阵刺痛,抬起下巴,深吸一口气,用痛苦的眼神看着她。

“是因为我强迫你,你真的恨我,是不是?”她本来想去北朝,但是他污染了她无辜的身体,使她不能去,但是她必须留下来,所以她非常恨他,不是吗?大乔盯着他,脸上没有笑容。

“皇帝曾经…他不是很恨他的妾吗?”韩信震惊了,只能看着她说不出话来。

“臣妾只想告诉皇上,臣妾不会是你的皇后,更不会动,还请皇上赎罪。

”大乔低下了身子,表情从头到尾都像白开水一样凉。

“男女仆人告退了。

”她转过身来,但身后的人伸手抓住了她的负载。

“别走。

”韩信定睛看着她,痛苦不堪,心底那股绝望油然而生,他只能用力抓住她的手,像捍卫最后的希望一样。

他知道如果他让她走,他将失去见到她的机会。

他设法让她留在南朝和他身边。

“那东西…我错了。

我不应该怀疑你…”他悲伤地看着她,心绞痛是非常、痛苦和压抑的感觉,他不能多说。

大乔转过身来,眼神冷漠而冷漠。

“皇上没有错,皇上怎么会错呢?这都是男女仆人的错。他们是瞎子,爱错了人。

”她甩开他的手,静静地站在他面前。

韩信怔怔地看着她。

很明显,她站在他的眼前,但她是如此难以捉摸。

大乔抬起腿,挺直了背,慢慢向寺庙外面走去。

“男女仆人告退了。

”“你认为如果你拒绝我,我就帮不了你吗?”她没有回答,也没有回头,而是推开寺庙的门走了出去。

寺庙沉重的大门在他眼前缓缓关闭,一种冰冷的绝望突然弥漫了整个寺庙。

韩信怔怔地站在那里,眼睛空洞。

她…向左。

甄嬛扶着大乔沿湖向华阳宫走去,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忍不住小声说话。

“娘娘,其实皇上现在已经回心转意了,娘娘何必在乎过去…不如和皇帝重修旧好,能令人满意吗?

”大乔盯着平静的湖面,面无表情。

“老朋友?我和他,我们怎么相处?他的老朋友是女王,他的新情人不是我。

不会有第二次了。即使打碎的镜子被熟练的工匠重新拼接,仍然会有裂缝。

”她轻轻地移开目光,垂下睫毛。

“我错了十年了。

将来,我不想再犯错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